重拾书本 感受书香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以文学聚光,照亮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

2018-09-21 23:08栏目:文学
TAG:


2018年9月20日,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隆重举行。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翟泰丰、金炳华、李冰,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李敬泽、阎晶明,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等出席颁奖典礼,并为获奖作家颁发奖牌和证书。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各评委会负责人和部分评委参加颁奖典礼。第八次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全体代表、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和网络作家培训班学员参加了颁奖典礼,共同见证中国当代文学的这一盛事。



铁凝在颁奖典礼上致辞,向本届获奖的34位作家、评论家和翻译家表示祝贺。她说,鲁迅文学奖体现着国家荣誉,这份珍贵的荣誉既承载着中国文学的光辉传统,也寄托着人民的信任与期待。二十多年来,历经七届评奖,鲁迅文学奖已经评选出264篇(部)作品,展示了中国文学在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文学理论评论和文学翻译各体裁门类的杰出成就,见证着中国文学与时代、与人民的紧密联系,见证着中国作家、翻译家和评论家的卓越创造。


铁凝指出,在这伟大的新时代,海阔天空的可能性正在我们眼前展开,让澎湃的现实生活、让昂扬的时代精神、让丰盛的经验和情感在我们笔下提炼造型,这是这个时代的作家和广大文学工作者的光荣责任。让我们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指引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定文化自信、塑造时代新人,精益求精、锐意创新,用更多的好作品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以中华民族新史诗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丽前景!



颁奖仪式现场,伴随着来自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对于中外经典歌曲的演绎,会场氛围隆重、典雅而充满喜庆,各门类的获奖者陆续上台领奖。石一枫、冯骥才、李春雷、胡弦、李修文、刘大先、余中先分别代表各奖项获奖者致答辞。


据悉,《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集》(六卷)已由评奖办公室编辑完成,由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即将上市。


关于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鲁迅文学奖是体现国家荣誉的重要文学奖之一,旨在奖励优秀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文学理论评论,奖励文学作品的翻译,推动我国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本届鲁迅文学奖,是党的十九大后举行的第一次全国性文学评奖,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处对此高度重视并切实加强领导,要求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发挥好评奖工作的导向作用,把那些能够体现新时代中国文学思想高度和艺术水准的优秀作品评选出来。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奖工作从年初开始筹划,8月11日,各奖项评委会进行最后一轮投票,经中国作协书记处批准,最终产生了七个奖项共34部获奖作品。整个评奖过程平稳有序、严肃公正、风清气正。评奖结果发布后,得到了文学界和社会舆论的广泛好评,普遍认为本届获奖作品,能够反映过去四年来我国文学创作、文学理论评论和文学翻译所取得的成绩,符合中国文学繁荣发展的态势,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文学在新时代的生机和活力,成为中国文学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指引下正在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见证。


本届鲁迅文学奖特色

1

导向突出鲜明,现实题材显著加强。本届获奖作品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发展日新月异、人民生活丰富多彩的现实题材作品比往届明显增加。这些作品深入表现人民群众主体地位和新时代生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显示出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理论评论奖中,白烨阐释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的文集和刘大先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论文入选,评奖的意识形态导向性得到增强。


2

题材内容多样,形式手段丰富,在题材、主题、风格上勇于探索创新。获奖作品对脱贫攻坚战、生态文明建设、人与自然关系、人民群众丰富情感世界、城乡人群生存状态等多种层次的命题,都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表达。许多作品在艺术上作出了可贵的探索。反映领袖与作家真挚情谊的《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获得报告文学奖,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足本)成为首部赢得鲁迅文学奖的小小说作品,《贺拉斯诗全集》为李永毅从拉丁文直接译出、填补了国内空白,都体现了当下中国文学不断创新突破的成绩。


3

获奖作家结构合理。既有冯骥才这样久负盛名的前辈作家,也出现了弋舟、石一枫、李修文、李娟、马金莲这样的“70后”、“80后”青年作家;既有阿来这样成就显著的“熟面孔”,也出现了诸如西海固的马金莲、天津蓟县的尹学芸这样来自基层、新近涌现的优秀写作者。这样的获奖作家结构,显示出当下文学队伍不断壮大、作协服务联系手臂不断延伸的良好态势。


关于奖牌设计

在文学家的身份之外,鲁迅先生也是中国现代版画艺术的先行者和倡导者。从本届开始,鲁迅文学奖的奖牌将由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的杨宏伟教授带着他的学生们手刻而成,每一块奖牌都是一件独立的艺术品。



颁奖仪式上,各门类获奖作家代表的答辞中不仅充满了对于以“鲁迅”命名的文学奖及鲁迅先生本人的敬意,更是对于个人写作来路和精神追求的深入阐释。在这里,我们辑选作家们的部分观点——


石一枫


今天的中国文学,尤其是今天中国的严肃文学,主要继承的仍是“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传统。而以鲁迅为代表的中国作家正是这个伟大传统的开创者与奠基者,国族危难之际他们奋起救亡,众生困顿之时他们智力启蒙,在铁屋子笼罩每个中国人的时代,他们愿做擎着黑暗的闸门的人。他们的为人生的文学,使得后来者不仅关注于写什么和怎么写,更会考虑为什么写的终极问题。今天的社会早已与鲁迅的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今天的中国也正在以从未有过的方式完成崛起,但鲁迅这样的作家是否已显得过时呢?换言之,新文学的思想之新,价值之新,是否就可以被替代为新媒介、新技术、新娱乐?假如答案是否定的,那我们这些后辈又能在哪些意义上作出一点点奉献?让新文学常新下去,我想我的同道人会比我思考得更多。



冯骥才


我第一次获奖时候到现在已经近40年了。获奖往往是一个年轻人文学历程中一个重要的节点,能使年轻人上一个新的平台,给年轻人一个重要的激励,可是对于我来说更多是一种鼓励。就像是在对我说一句话:“这老头还行,还能写东西。”还有一种更美好的感觉。随着我们国家的快速发展,社会经济的改变、文明的转型,商品经济、消费主义影响和挑战着我们的传统、挑战我们的文化传承的时候,我转入了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当时媒体特爱说一句话,说我到20世纪末完成了角色的转变,这是一个肤浅的看法。实际我并没有改变,只是从一个所有作家都有的社会良心出发,回应着时代紧迫地对知识分子所提出的要求。20多年来我没写东西,偶尔写散文,大量写的是文化普查、田野调查的档案,基本上是读者不愿意阅读的。我编写了上千万字田野档案、大量文化批评,呼唤社会的文化自觉,而慢慢与读者疏离、渐行渐远,作为一个作家心里是有点痛苦的。因为你失去了读者就失去了自己,如果一个作家没有读者,那就是文学的悲哀。所以这次评奖对我来讲最美好的感觉是让我逐渐找回了读者。



李春雷


面对波澜壮阔的新时代,需要产生足以匹敌的精品力作,而报告文学首当其冲,因为它是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唱响时代旋律的最佳题材之一,肩负着书写新时代、新世纪的重任。第一,由走近,到走进,走进火热的生活基层。报告文学作家最主要的创作工具是手、是笔、是心?不,是脚。在创作实践中,我深深体会到,走进生活,而不是走近生活,只有走出书斋,走出自己熟悉的舒适的生活,走进更广阔更基层的生活现场,用眼睛、用皮肤、用心灵去获取灵感和素材,才能捕捉到文学盛宴上最需要的鲜虾活鱼。


第二,由感动到感悟,感悟时代脉搏的跳动。文学总是参与时代变动、书写社会主体生活,新时代环境下,报告文学作家不仅要走进现场,勇于担承,感动于新时代的中国故事,更要敏感地感悟中国故事背后的时代脉搏的跳动,聆听真理的声音,让读者在审美和愉悦的感动中能领悟什么,明白什么,进而选择什么,坚定什么。


第三,由发现到表现。表现时代中的精彩。文学归根到底是人学,讲好中国故事,既要塑造时代英雄的伟大壮举,也要记录典型人物的烟火人生。真正的报告文学就是新时代的史记。



胡弦


有些事物像鸟鸣那样不知不觉地存在,如果仔细听,你会觉察到,它不仅仅是回荡在山林间,而是回荡在无始无终的时间中。对于一座山林,鸟鸣千百年来从未改变,也不会从这种鸣啭中延伸出新的意义来,正是这样的发现,在改变人生的地图,并使得我的生活总是从某一个时刻重新开始。


生活的秘密总是无穷无尽,并会自然而然地被转换成情感秘密,旋律一样穿过诗行,使得眼前的风俗画面成为富有魔力的心灵回声,并赐予我们一种拯救般的抒情语调。由此,一个人写诗,可能既非在深刻思考,也非对语言的警觉与感知,而是一种古老的爱恋。爱,使他在质朴的声音中,寻找那种历久弥新的知觉,从而给所爱之物以别样的观照。我还听不懂鸟鸣之间的情感差异,甚至听不懂穿过树林的风声。生活有种严厉的幽默,类似写作者的孤独。诗,只能在精神领域深处寻求那异样的东西。当诗人直面其所处的时代和精神,挖掘并整理它们,他会意识到,这事儿,的确不能交给其他人来处理。


因此,沙漏的意思是,我们渴望留存的,可能是首先要被漏掉的。它像细沙一样通过时间的窄门,漏到了另一个地方,仿佛那里是时间之外的某个地方,它停在那里,等候回来,等候重新对生活进行更有价值的介入。这也正是诗歌存在的理由。



李修文


必须承认在前些年的奔走中,无论是穷途还是歧路,我无数次想起过鲁迅先生说过的那句话: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因此我对那些城市的遭逢都充满感激,我对在那些遭逢里重新调节、重新验证的字词充满了感激。尘沙和雪山,情谊和恩典,这些字词和他们站立的地方不再单单是我的想象之物,我想,我的确是用自己的身体重新踏足过了他们,丈量过了他们,他们令我的身体长出了新的筋骨,由此得以重新做人。因此,不能背叛他们。他们正是我在《山河袈裟》的自序里写过的那些人,他们是门卫和小贩,是修伞的和补锅的,在许多时候,他们也是失败的,是穷愁病苦,我曾经以为我不是他们,但实际上我从来就是他们,因此我将持续地辨认出他们。我们所在的中国是孔雀东南飞的中国,是桃园三结义的中国,无论时代的河流流淌得多么迅猛,我相信,刘关张的后裔,白娘子的化身,依然行走在我们身边。如果你依然想要在笔下顽固地存留一个中国,你就得和他们滴血认亲。



刘大先


毋庸讳言,我们生活在一个关于文学的共识已然断裂的时代,人们在不加辨析的多元主义话语中各执其词,莫衷一是,这当然是文学的民主与自由的显现,但同时也意味着某种坚定而高尚的价值观的涣散。在这样一个急剧变动而又生机勃勃的大时代,个体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必然要面对的是昨日之我和今日之我的交战,有无胆识突破既定思想的牢笼,如何冲决固有话语的网罗,而理论评论在这种文学语境中又应当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无疑值得每一个从业者深思。


一个有责任与担当的文学研究者应该对自己作为“历史中间物”的身份有着清醒和自觉,这会让我们摆脱关于写作不朽的虚妄和永世长存的幻想,而投身到当时当地的生活之中,从而导引我们将目光与情感始终锚定在时代、人民、社会与心灵之上,以鲁迅的名义回到鲁迅又走出鲁迅,将自己的批评与理论建基于历史的洞察和现实的实践之中,并指向于未来的行动。这是雅正的新文学理想,它讲述民众的故事,修复内心的创伤,体贴灵魂的幽微,弥合民族的认同,进而建构文化的自信,重构我们的文学生活。虽然每个渺小的个体都如同风中微火,不能妄言能够为文学做出多大的贡献,只能以萤光之小黾勉自身,但如果偶尔光光相应,照亮他人,则善莫大焉。



余中先


获奖虽不在期盼之中,但仍感到由衷的高兴。这次我们四位都是从拉丁语系的语言将一部作品翻译为中文,说到我们的共同点,说实在翻译工作是个人的事情,要紧紧抓住作品本来的意义和其他的因素,另一方面也要想到译本的读者,在整个翻译过程中起到桥梁或说摆渡人的作用。若把翻译比作种田,我们可以说,作为翻译者,读原著,读相关资料,读文字,读字典,查网络,一字一句地敲键盘、爬格子翻译,与作家通电邮、提问、请教,这些都是像农民一样在选种、播种、耕耘、栽培。而译本通过编辑、出版人的努力获得出版,正是庄稼的收获。至于跟文学奖挂上钩,这已经是收获之外的意外。从我个人来说,做文学翻译前后算来也有三十多年。前几天,《中华读书报》的记者采访我,问我,我们这一代翻译工作者在国内的外国文学翻译工作中起了什么作用?我说,大概是承上启下的作用。




本届鲁迅文学奖,上海作家小白以中篇小说《封锁》、评论家陈思和以评论作品《有关20世纪中国文学史研究的几个问题》获奖。在获奖感言中,小白表示,不同族群的交往、地理上的冒险、各种语言风俗间的碰撞融合,让那些相隔千里的岛屿居民结合成一种文学共同体。人们在不同的地方讲着相同或者相似的故事,用不同的语言歌颂着相同或者相似的故事人物,由不同的风俗习惯中,得到了相同或者相似的故事伦理。小白说,作为一名文学从业者,我们应该有信心、也有责任发明出新的故事,来面对和回应新的问题。文学可以内省,但文学不应该内卷。直接受益于全国恢复高考制度的陈思和则感慨,他所研究的诵读的讲述的作家和作品,汇集成一条汹涌的精神大河,浩浩荡荡的水势会淹没他,然后又把他裹挟着往前,他和他的同行们、学生们、所有的文学从业者和读者、爱好者,都会感受到这样的精神洗礼。陈思和说,真正的治学之旅,与人生之旅一样,迷茫困顿总与努力追求相伴随,其中甘苦难以道尽。我真诚地期望我们的文坛和理论界,要营造一种良好的学术氛围,要善待和尊重文艺理论工作者的精神劳动,要允许理论工作者在探索中发生错误和偏颇,要让精神园地在真正的学术争鸣中创造出万紫千红的世界。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单

(以发表或出版时间先后为序)


中篇小说奖


《世间已无陈金芳》 石一枫

《十月》 2014年第5期


《蘑菇圈》 阿来

《收获》 2015年第3期


《李海叔叔》 尹学芸

《收获》 2016年第1期


《封锁》 小白

《上海文学》 2016年第8期


《傩面》 肖江虹

《人民文学》 2016年第9期


1

2

3

4

5



短篇小说奖


《父亲的后视镜》 黄咏梅

《钟山》 2014年第1期


《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 马金莲

《长江文艺》 2014年第8期


《俗世奇人》(足本) 冯骥才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6年1月


《出警》 弋舟

《人民文学》 2016年第7期


《七层宝塔》 朱辉

《钟山》 2017年第4期


1

2

3

4

5


报告文学奖


《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 李春雷

中国言实出版社 2014年5月


《西长城》 丰收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年9月


《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 许晨

《中国作家》纪实版2015年第11期

作家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2016年4月


《大森林》 徐刚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7年5月


《乡村国是》 纪红建

《中国作家》纪实版2017年第9期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17年9月


1

2

3

4

5


诗歌奖


《去人间》 汤养宗

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5年8月


《落日与朝霞》 杜涯

北岳文艺出版社 2016年1月


《沙漏》 胡弦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6年8月


《九章》 陈先发

安徽教育出版社 2017年10月


《高原上的野花》 张执浩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7年12月


1

2

3

4

5


散文杂文奖


《山河袈裟》 李修文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7年1月


《北京:城与年》 宁肯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7年7月


《遥远的向日葵地》 李娟

花城出版社 2017年11月


《流水似的走马》 鲍尔吉原野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7年12月


《时间的压力》 夏立君

译林出版社 2017年12月


1

2

3

4

5


文学理论评论奖


《中国当代文学传媒研究》 黄发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年10月


《有关20世纪中国文学史研究的几个问题》 陈思和

《文学评论》 2016年第6期


《必须保卫历史》 刘大先

《文艺报》 2017年4月5日


《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 王尧

《文艺争鸣》 2017年第12期


《文坛新观察》 白烨

作家出版社 2017年12月


1

2

3

4

5


文学翻译奖


《火的记忆 I:创世纪》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乌拉圭)西译汉路燕萍

作家出版社 2014年11月


《潜》克里斯托夫·奥诺-迪-比奥(法国)法译汉余中先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年12月


《贺拉斯诗全集》 贺拉斯(古罗马)古拉丁译汉李永毅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年12月


《疯狂的罗兰》 卢多维科·阿里奥斯托(意大利)意译汉王军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7年12月


1

2

3

4



文学照亮生活


公号:iwenxuebao

网站:wxb.whb.cn

邮发:3-22

扫描左边可进入微店

文学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nn6.com/view-401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