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书本 感受书香

与落叶有关的散文精选

2019-07-30 23:32栏目:原创

  落叶,没有柠檬的芬芳,没有牡丹的华贵,没有百合的纯洁,没有铃兰的高尚,仅仅是树上掉下来的叶子,也不会有人知道。下面是美文网小编整理的与落叶有关的散文精选,希望我们的文章你能喜欢。

  与落叶有关的散文精选篇一:落叶满地

  萧索的秋风吹落了发黄的叶子,这个世界所有的辉煌都在此时谢幕。

  我一直以为,秋天是不能没有落叶的,好比春天的鲜花,夏日的细雨,冬季的白雪一样,是不可或缺的。人常说“一叶知秋”。秋天是从树上落下的第一片黄叶开始的。当风儿吹起,轻吻过枝头。那些燃尽生命的树叶,便开始纷纷扬扬飘落而下,伴随着阵阵清凉的寒意,轻轻的铺在了脚下。伴随着漫天的落叶,你不会觉得自己孤单,踏着满地的落叶,你才会感受到秋的寂寞。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命短暂的轮回,是如此清晰的近在眼前,让人触手可及。

  黄叶一片片落下,砸在行人以及匆匆开过的车顶,曾经温暖的叶子落在地上,被踩的粉碎。没有人记得春的娇艳,夏的热烈,时间走过的是四季,树叶享受的是孤寂。

  头顶的天空,瓦蓝瓦蓝的,清静明朗,偶尔白云飘走,弥留之际便有鸟儿越过枝头,随风轻合,此景如画,却无法掩饰秋季的飘泊之感。这个季节,树枝是可怜的,任凭它在风中声斯力竭的呼喊,却也是孤掌难鸣,始终唤不回鸟儿的停留。

  院前的落叶被谁扫过,一尘不染,裸露出冰冷的水泥地面,一瞬间就把自己迷失了。没有了落叶,秋也就失去了柔情,没有了落叶,世界也隐藏了自己的季节。这满地的落叶,哪里去了呢?也许它被吹到了河里,埋进了土里,藏到了草里......不管在哪,它从此变得不再象往日一样完整,遭受千万次的蹂躏,身体开始布满千疮百孔,它感受到疼了,痛了,它奋力呼救,拼命挣扎,但是却没人听到,也没有人去理睬。风来了,它又被卷了起来,飘到了空中,吹向了不知名的地方----叶子的宿命也许就是这样,从落下枝头的那一刻,就开始承受大自然给予的折磨,不停的随风逐流,永远的漂泊着。

  秋风轻摇着树枝,犹如树叶的泣声,树枝的眼泪落满了一地,斑驳的光影洒在满地的落叶上,树枝的身影在落叶上摇曳。我只是很安静的享受着这铺满一地的落叶,金黄色的秋天,遍地都是放肆着的静谧,放肆得让人毫无防备的享受着,就用这一生的时间。

  与落叶有关的散文精选篇二:落叶新芽

  在大地的彩色盘中,春夏秋冬,四季轮替,各具特色,各领风骚,总是蕴涵着无限的生机,伺机泼洒出无尽的惊叹与新奇。

  历经了秋天的寒气、冬天的凛冽之后,春天可说是万物复苏的时节。但是在春天季节的画布中,却也有着类似于秋天的萧瑟场景,正悄悄地恣意挥洒,那就是落叶──春之落叶。很难想象春天竟然会与落叶扯上关系,而且是在桃花心木和菩提树两种乔木的身上,接连发生……

  仲春三月,春雷惊蛰之后,大地虽仍春寒料峭,天空却常万里无云。开车返家,途经高雄的博爱路上,宽阔的快车道两旁,原本绿意盎然的桃花心木,却在春风悄悄的轻拂中,不经意地泼洒出一大片红黄相间的彩色新装。这种大地写意的画作,已为大自然时序的舞台,勾勒出几许热闹的气息。

  初见此种时序转变,系在校园的角落处。一株原本记忆中的黛绿大树,却意外地为深咖啡色的树叶所覆盖,犹如被烈日烤焦一般。该树外表了无生机、状似枯木,在满园绿意的无限铺陈中,显得非常突兀。树下飘落枯叶几许,呈现不均衡的分布,微风过处,随风起落。

  该区树种繁多,但以独株为主,平素行经该地,总是行脚匆匆,并未刻意了解其树名。由于事前未能得知其名,彼此之间的情感,也就显得相当有限。因此,当瞥见其中一棵树木遭逢干枯变故之时,虽内心感到讶异,却也未能引发进一步探究的动机。终究,在这复杂多变的世俗社会中,我们所能关心的事物,似乎也极其有限。

  这种单一树木的转变,起初并不以为意,直到车行至博爱路时,发现道路两旁的行道树,已被彩绘成各种深浅不一的红黄咖啡色泽之时,这才蓦然惊觉,原来黛绿的桃花心木,业已在大地的催促下,积极准备换装;而校园中的那棵干枯树木,,原来就是桃花心木,它也谨遵时序,依循着这一自然的法则。从黄叶开始以至于形成深咖啡色,其间的变装过程,绝非一朝一夕即可完成,只是平素忙忙碌碌的我们,似乎总是错过欣赏自然幻化的机会,而仅能在事后空留无限的感叹与遗憾而已。

  枯叶落尽之后,满树新芽似乎会在一夕之间突然迸出,难得一见的疏影横斜画面,又再度为无尽的绿叶所隐没。叶落叶出,天地一瞬;前叶今芽,宇宙如一。了悟自然变易之道,善体宇宙恒常法则,生生灭灭,来来回回。终究,改变者是时间,不变者是自然。短暂的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

  看到大地另一种形式的幻化,是在多年前一个清明节的偶然。那一天,天空多云无雨,但是风势不小。从台南乡下扫墓返抵高雄,已是晚霞夕照的时分。

  当车行博爱路时,但见宽阔的安全岛上,两行樟树绿意盎然,而人行道上的菩提树,则是黄橙一片。一阵强风掠过,在树影摇曳的沙沙声中,无数的黄色叶片,纷纷自上方飘落;慢车道上,原本满地的黄叶,也随之而飞舞翻滚,让人仿佛置身于山林野地之中。这是菩提换装时分,时序季春四月。

  身处亚热带的台湾,一般人对落叶的感受,可能仅限于秋天的枫红时节。而那种“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凄美景象,也的确令赏枫的人们,凭增无尽的惊叹与遐思。天之于物,春生秋实,而秋之落叶,基本上着眼于生命之潜沈,它隐涵着对生物的肃杀气氛。终究,在繁华落尽之后,疲惫的生命,总需要有一番潜修静养之空间,以待来春的惊蛰、大地的复苏。

  春之落叶,虽外表与秋之落叶无异,可是却无〈秋声赋〉中所描述“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的凌霜气氛,反而有着一股温馨感性的宁静。因为在落叶缤纷之中,新芽嫩叶却静悄悄在你我不察之中,突然地满树迸放,展现出另类的换叶风情。因此,春之落叶,焦点在于新旧交替,它一方面显示出对既有生命之尊重,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对未来发展的无限希望与憧憬。

  一种落叶,两类风情。基本上,天有时序,物有生机,只有依循自然法则,方能可长可久。如果不依时令,强行抽芽换叶,则原本的无限生机,将可能会在秋之寒气、冬之大雪之中,遭到无情的摧残与斫伤。虽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环境却能左右运气走势,不违“命”理,方能改“运”。唯有彻悟自然天理,洞悉内外环境,且能知所进退,方可顺势而为,期待有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nn6.com/view-531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