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书本 感受书香

万恶的小费

2019-10-09 19:05栏目:读者

  第一次接触小费,是在纽约的一个中餐馆,一个朋友请客。這是一个潮汕餐厅,老板、大厨都是潮州人,但华人大妈服务员来自台湾,从我们坐下那一刻开始,这位大妈就不断给我们灌输狂给小费为荣、逃避小费可耻的概念。“有一次,一个北京当官的吃饭没给小费就走了,我拿着叉子追了两个街区,硬是把小费给要了回来。”大妈比划着,很得意地说。那一顿饭,我们吃得战战兢兢,完全不得其味,放下筷子,把20%的小费扔到桌上,逃到了曼哈顿大街上。
  
  理直气壮地要小费是美国特有的文化糟粕,在其他国家很难见到。欧洲是小费制度的发源地,但现在已经逐渐消失。如果在高级餐厅,会直接告诉你要收多少服务费,明码标价。但是那个服务费相当值,一趟趟上十几道菜,配各种酒,又给介绍又给开酒的,非常专业。欧洲普通餐厅,,就完全没有强制小费一说,对服务满意,也会给点,但是全凭自愿,不给也不会给你脸色,不管给多少人家服务生都很开心。东亚国家,如日本、韩国以及中国的餐厅服务态度远远超过美国,但从来没有小费这回事。
  
  我第一次给小费是在加州圣何塞的一家餐馆,那个服务员在点菜的时候就告诉我们按照加州法律,小费是15%到18%,当然真是震惊了,没想到美国也有这么多信口开河的人,加州根本没有任何关于小费的法律,这些服务员为了索要小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整个就餐下来感觉服务非常差,餐前倒杯冰水,饭吃到一半像幽灵般冒出来,来一句“EverythingisOK(一切都好吗)?”与其说关照,不如说是提醒你要给小费。
  
  因为有小费的存在,导致每一桌只有一个固定的服务员。你叫别的服务员,人家是不管你的,最多礼节性说一句“我帮你去叫你的服务员”。那么多人来人往,只有一个人搭理你,这服务质量能高吗?美国餐厅里,叫不到服务员是常态,耐心等待是必修课。
  
  美国的服务员,尤其是餐厅的服务员工资很少,使他们不得不依赖于小费收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替小费制度辩护。但事实是服务员并不是小费制度的创造者,而是受害者,有了小费制度,餐厅老板们就理直气壮地将自己应该负的工资转嫁到顾客头上,让服务员们强颜欢笑,索要小费,但即使这样,他们的收入也非常不稳定。
  
  小费的收费机制非常不合理,因为按照消费总价来算,消费越高,给的小费越高。但小费是什么?是服务费用。一位侍应的劳动量和他服务的人数有关,而不应该是与这些人吃了多少有关。不过大家都会联想到,国内有另外一项收费和小费很类似,那就是房产中介费。
  
  不仅是餐馆,在美国只要涉及个人服务的都需要给小费。打个出租车,车费之外要另外给15%的小费,酒店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每天两美元,导游每天20美元,找人杀虫是10美元小费。我们家里随时准备一大堆零钱,就是应付各种小费。难怪美国人如此多才多艺,什么事都愿意自己做,原来都是被小费制度逼得自学成才。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nn6.com/view-562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