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书本 感受书香

赴一场秋叶的盛会

2020-02-14 14:07栏目:原创

  深秋,虽然小雨在窗外滴答,却挡不住我们出行的热情——那一方灵秀山水,那亿万枚绚丽秋叶,早已发出诗意的请柬。

  其实,是自然的呼唤,也是心灵的渴盼。久未出游的心,已经有些枯涩滞重,显出倦怠之态,急需一阵清透的山风,拂去那些琐事的纷扰;急需一场柔情的丝雨,婉约那片隐秘的天空。

  生命中,千山万水的邀请,都预约着一场透骨的洗礼。

  因此,我们来了。来到罗田九资河圣人堂村——中国红叶第一村,赴一场秋叶的狂欢,一场有声有色的盛会!

  山山皆秋色,树树尽美颜。这就是秋天的样子,绚丽,夺目,迷人。

  遍野都是乌桕树,或高大或低矮,或壮观或秀美,每一棵都有自己独特的神情和韵味。乌桕,真喜欢这个名字,透着古意。在我的记忆里,它是从乐府诗《西洲曲》里生出的:“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与之相牵系的,都是让人心生爱怜的意境,有“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的色彩鲜明,有“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的俯仰生姿。

  而民间,称它作“木梓树”。也许以前的农人们因为过度辛劳,忽略了它鲜艳的色彩和婆娑的姿态,更注重的,是能产生经济效益的梓实——那些白色的小颗粒。现在,温饱早已不在话下,热爱生活的人们终于重新找到了木梓树的审美价值。田间地头,那一树树灿烂,便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啊。

  有句话说,生如夏花之绚烂,其实,绚烂的何止夏花,也有秋叶啊。而且,秋叶在绚烂之后,还有一个沉静安宁的收梢,给生命一个妥帖自然的归宿。

  乡野,是一种别样的呼吸。它淳朴天然,让人尘虑顿消,心神安顿。梭罗曾说,城市是一个几百万人孤独地生活在一起的地方。的确,城市是一种矛盾的产物,拥挤的钢筋水泥丛林,蔓生的是高科技的方便快捷,日新月异,同时滋生的又有难以磨灭的心灵的孤独感。而在乡野之中,哪怕独立于天地,也会感到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天人合一的境界,会让你站成一棵静默的树,长成一片翠嫩的叶,或是菜地里一棵碧绿的蔬菜,沉默不语。

  万物静默如谜。而人,更需要宁静,宁静时才能反观自身优点与不足,反思为人处世之得失,才能更了解自己。

  人在自然面前,如同风行水上。只有那些触觉敏锐的人,才能捕捉到水波细腻的纹理,以及水面之下深藏的秘密,也只有那些对世界充满感恩的人,才能把这些瞬息的感受,用文字记录下来,并在记录的过程中,体验失望和喜悦、卑微和虔诚交织的美。

  抬头看天,有些幸福和宁静落下来,落入眼睛,化成光晕,点点都是灵感的火花,醉了人,醉了心。

  遥望远山,碧蓝的天幕作衬,纯净得让人心安。那形态逼真的笔架山,苍青的颜色,是一个硕大无比的笔架,该放得下大自然的如椽巨笔吧,或者哪位大师巨匠的生花妙笔。那憨态可掬的睡佛山,线条生动顺畅,衣饰栩栩如生,不知这尊巨佛,会给人间带来怎样的福音。

  每一座山,都是一个自然的神示:坦荡如山,幽谧如山,稳重如山,变幻如山。宁愿我的心里也住进一座山,山间,有花草树木,有土砾山石,更有雨雪风霜,雾霭烟霞,我的灵魂便会丰富而安妥,我的一生也就无悔也无怨。

  我听到荷尔德林,在树叶的缝隙间,发出深情的吟唱:世界充满劳绩,人却要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我听到济慈,在满畈收割后的稻茬里,咏出隐约的曲调:大地的诗歌呀,从不曾停息……

  我听到海子,在烟雾缥缈的山岚间现身,把手伸向天空: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nn6.com/view-605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