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书本 感受书香

新概念回顾|影子传说,作者:鲍孝家

2017-07-14 05:02栏目:作文
TAG:

 编者按 

值此新概念作文大赛二十周年之际,本栏目将带领大家共同回顾这些年来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语境的变迁与文本的发展,或许会让有些篇目与桥段丧失新鲜感,以如今的眼光来看,更很容易便能指出其中技巧上的不足之处。但正是在这些青涩的记录中,一代代的作者渐渐走到了台前。



作者 鲍孝家


就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形影夫把影子丢失了。

那天晚上很晚了,很晚了天就很黑,很黑的夜晚人们总是盼着早点回家的。形影夫就是带着这种心情很急地往家赶。就跟先前所有不幸发生前的预兆一样,形影夫在黑暗中不知让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他摔倒了。当时他什么也没想,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幸好没下过雨,地是干的。他很快地拍了拍衣服,揉揉膝盖继续往家赶。许多天以后,当形影夫坐在一个人的山谷里,开始回忆往事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一生中最大的不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记起了自己很小的时候,年迈的祖母就警告过他,因为他总是跟其他的小孩一样,抓了小田鸡,摔死了作饵去钓大田鸡。他的祖母跺着小脚颤抖着声音说,“作孽哟作孽哟,害一命抵一命的哟。”有时候祖母牵着形影夫走路的时候,他的脚趾头不小心踢在了路面上凸出的石头上了,疼得要命,祖母总是说,“报应哟报应,谁让你害了这么多性命。”在那天晚上,形影夫并没有想到,自从那一跤摔了之后,他就丢失了一样东西。而且这东西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

早上刚起床的时候,形影夫的老祖母就说要见见孙子,他媳妇不离娜没有理睬。不离娜端了碗粥给她喝,然后扶她去屋前晒太阳。可老祖母喝完粥后,把碗一放又说要见见孙子。不离娜搪塞了几句,说:“咱们到外边去,太阳真暖和呀!”老祖母在床上扑棱了几下双腿,拿手指戳着不离娜面门说:“你安什么心哪,都快发生这些事情了,还不让我见见他!”由于她太激动了,嘴唇、手指带着全身都抖动不止。不离娜说:“瞧,瞧,这不,屋里太冷了,去晒太阳去!”中午的时候,不离娜舀了半碗米粉,掺了半碗糠粉,做了老祖母爱吃的汤圆。形影夫的老祖母嘴上得了好处,仍旧喋喋不休。她因为整个上午都念叨着要见见孙子,肚子饿得比往常厉害,所以她把汤圆全部吃下去了,没给孙媳妇留一个,而且喝完了带浆的汤,吃完了这些,老祖母舔了舔嘴角,就说要见见孙子。不离娜看着精光的饭碗,一赌气走出了门。晚饭时分不离娜回来了,听听屋子里很安静,看样子没事她就去做饭了。饭菜上来了老祖母也是安安静静咽下去,然后安安静静地去睡了。但是在不离娜正要美美睡去的当儿,她被惊醒了。老祖母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怎么不让我见见孙子……怎么不让我见见孙子哇……”不离娜很气愤地甩开被子,冲了过去。老祖母就是靠着床头对着窗外扯开嗓子的。不离娜瞥了一眼窗口,看到有黑影晃动,她发现屋前有人围着了。罢,罢,不离娜跺了跺脚,打开屋门,拨开围观的几个人,向乡村办公楼走去。她几乎是小跑着过去的,乡村办公楼的办事员正守着盏小灯准备去熬清冷的长夜 ,看到了不离娜他马上变得兴奋起来。不离娜直截了当地说要用一下电话,办事员说好好,不离娜就绕进屋提起了电话,拨了个号码。那边的电话一接通,不离娜就猛吸一口气,她的胸脯一胀,办事员特意凑近一点距离仔细看了一下,然后不离娜把所有的怒气对着话筒出:“找一下形影夫,就说他家有事,让他马上回家!”

不离娜打电话的时候,形影夫公司里的主管正在巡视寝室。这个人年纪有点偏大、谢顶,所以聪明绝顶,他坚持认为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最能准确反映他的工作态度。所以,尽管宿舍里装了个电话,但没人会用的。电话铃刚响一遍的时候,主管的眉头就皱了皱,响第二遍的时候,主管有点火气地操起电话。哪知道对方火气更大,那么大的声音许多人都听见了。听见的人就去传话给形影夫,主管则提醒身后的秘书记住这人的名字。形影夫听说有电话打给他,就猜到家里出事了,听到“家有事”,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且肯定是出了急事,不然不会用上电话的。他就连夜赶了回来。

形影夫到村子的时候天很黑了。幸好地形很熟悉,而且他家还亮着盏小油灯。不离娜和老祖母,还有另外几个村里的人,正静静地坐着看着门外的夜色等待着。但是形影夫靠近家门的时候,老祖母突然坐立不安起来,她惊恐地看看门外的黑暗,看看地上,看看屋里的每个人,又看看微弱的灯光。就在形影夫出现在门口时,屋里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老祖母怔怔地盯着门口,眼睛在往上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啊,天……”随即倒在了床上。不离娜料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过去推了推老祖母,根本没有反应,她又摸了摸鼻孔,已经没有气了。“死了。”不离娜说。“唉!”另外几个人叹息着站起身,“唉”地一声觑了一眼床上的尸体,又“唉”地一声走出了门,消失在门外。

形影夫是在坟岗挖穴坑时才发现自己没了影子的。那是近中午的时候,云雾刚散开,明晃晃的阳光猛烈地照下来时,那个来帮忙的人就累得满头大汗了。他用袖管擦了两遍额上的汗水,又擦了一遍两颊上的汗水,然后双臂支在锄柄上,看着还在劳动的形影夫。突然,他像是看到了坟窟里钻出来的鬼魂一样,变得恐惧不安,脸部的肌肉在不自然地跳动着。形影夫似乎也是累了,他歇了手,抬起头对着那个人露了个笑脸。那人就在这一笑容还未来得及深入展开时,惊慌地扔下锄头,怪叫着飞也似的跑开了。形影夫感到很奇怪,他转过身,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他又看看自己身上,特别地在意起来,终于发现了。就在落满小石子的地面上,背对着太阳的他,原本应该挡出一个影子的,可是现在并没有,白花花的光线在他脚旁地面上尽情地洋溢着。

中午的时候,村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他们虽然还在跟回家的形影夫打招呼,但是已经明显地充满了敬畏,因为他们下垂的目光证实了一切,原来并非事出偶然。他们开始躲藏在墙角里、瓜藤下、床头、灶间,相互奉献出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相互攥紧着拳头咬耳朵,结果一致认可了,形影夫的老祖母毕竟年岁大,经历的事情多,对一些事情也预料到了,所以才会有那天晚上的事情发生。他们都发出了感慨,想到形影夫老祖母的死,是全村人的损失,因为以后再有什么意外之事要发生,就不会再有人预先发出警告了。从那个中午起,人们开始像瘟疫一样远离形影夫一家。事实证明,光靠躲避是远远不够的。村头史吏夫家的小孩,在飞速奔过形影夫家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跌了一跤,他父亲在替他包扎时发现儿子的影子比以前小了一半。吃过午饭,村里的妇人们收拾了碗筷,便相约去邻村的灵庙求符。她们求了很多符,除了藏起备用的,家里的老小都有份,每人一个,用红丝线挂在脖子上,贴着胸口,这样就能驱邪避难了。

第二天,形影夫公司里的特派调查员到了村里。他是来收集作为解雇的第二个理由的。调查员在村里转悠了一圈,随便找了户屋前种着一畦红花的人家。通常这样的人家都会有个未嫁的闺女,而爱花之人自然都是爱美的,爱美之人当然自然都是本身就是美的,是男人总是喜欢这么幻想的。那个长着一双大眼睛的姑娘告诉调查员,她睁大了眼睛,因为风吹进了一粒沙子而眨了一下,然后就望着大概是形影夫家的方向,流露出茫然的神情,幽幽地吐口气道:“唉!”大眼睛姑娘蹙着眉,对形影夫一家表示了关切和同情,这些都说明她这个人本身是很善良的。最后那姑娘透露给调查员一个消息:“你知不知道,听说形影夫的奶奶,就是被他吓死的!”“怎么回事,这?”调查员问。“你知不知道,”大眼睛姑娘的眼睛张得更大了,“听说形影夫在阳光下是没有影子的!”那时候的人们认为,鬼是没有影子的,由此推断,没有影子的就是鬼。鬼是什么东西呢?就是可怕的东西。所以,尽管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查员还是提心吊胆地继续听下去——“他奶奶年岁大,经历的事情也多,那天晚上形影夫刚在门口露脸时,她就看出了端倪,愣着说不出话,一口气上不来,就……就……唉!”

乡村人很好客,调查员那天中午禁不住挽留,就在大眼睛姑娘家吃了顿便饭。调查员还顺便向大眼睛姑娘的50岁老母打听了那晚的情况,因为她是第一目击人之一。老人先是扼腕叹息了一番,她是这么讲的:“那天晚上啊天很黑,像锅底一般黑。这锅底你知道有多黑啊,我烧了几十年的灶台了,这锅还刚买的时候就很黑,没烧几次就更黑了。我常常是隔上十天刮一次锅底的,左邻右舍都夸我勤快,其实是锅常刮省柴火。”这时她女儿提醒她扯远了。老人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哦,光讲自个了。——那天晚上啊天很黑,像锅底一般黑。形影夫的奶奶让开灯,我就说:‘你们家穷这么浪费干吗’——嘿,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可他奶奶还是让点上油灯了。现在我想想啊,还真有道理,要是没亮光,怎么能看出有没有影子呢?他奶奶毕竟年岁大,经历的事多,知道的事也不少。那天晚上形影夫还没露脸时,她就看出了端倪,哦——,浑身那个抖啊,手拍得床板嘭嘭响。我想她是冷吧,我就想过去给她盖盖被子,——唉,她那个媳妇只会顾自己,不会照顾老人家的。我这么想着还没站起来,唉,形影夫就站在门口那儿啦,她奶奶突然安静了下来,愣着说不出话,一口气上不来,就……就……就……”——老人用地一拍大腿,同时眼角挂上了几滴浑浊的老泪,沉下一声——“唉!”

调查员当着母女俩的面把这段话详细地记载了下来,然后就回公司去了。再然后公司就来了个专务员,找到了形影夫,塞给他十块钱,说本来这几天的工资加上形影夫在公司的东西折合起来的钱,统共只有九块七,但公司考虑到形影夫家的实际情况,就干脆拿了十块钱过来,最后再给了形影夫一个解雇通知。

形影夫把十块钱掖进兜里,拖了条板凳坐在屋前晒太阳。他一脸平静,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太阳从东边升起,爬到头顶,又从西边落下去。老祖母的尸体还停在床上。不离娜过来说:“都好几天了,你得想个办法,想个办法安葬了。”形影夫说:“我们睡的床上那席子不挺新的吗,又大。抽下来。我父母亲也就是这么用席子卷了,掘个坑,埋进土里的。”不离娜摊开手说:“把那十块钱给我,我去买张席。”形影夫说:“好。”

当天夜里不离娜带着那十块钱从村子里消失了。

又过了些时候,形影夫坐在一个人的山谷里,开始回忆往事。



本文选自《第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A卷)。萌芽微信公众号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萌芽杂志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者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


“新阅会”是一个面向所有喜爱阅读人士的

文化平台,欢迎您的加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nn6.com/view-20361-1.html